大土豆豆豆

超级大咸鱼一条,产的粮我自己都不想吃……
对了,这里,
凯隐痴汉!
凯隐痴汉!
凯隐痴汉!

凯隐自述,ooc避雷x

我没有父母,从小在黑暗的小巷四处摸爬滚打。
我没有朋友,被一群同样可悲的垃圾所孤立。
我没有食物,忍饥受饿,在废物箱中寻找东西充饥。
这是我最早生活的日子,诺克萨斯的贫民窟里。我生活在无边无际的灰暗中。这里的人儿,通过拿别人取乐,来掩饰自己几乎饿到奄奄一息。
这里的人儿,为了一块发馊的奶酪,头破血流面目全非。
贫民窟的人不被看做人,有时候门卫会把一块鲜面包丢来,看我们自相残杀的样子,互相取乐。
贫民窟的杂种们,他们就像一些纸老虎,一碰即碎。
我几乎对那样的生活绝望。多少次想结束这样的日子,食不果腹,被侮辱而死。
我开始质疑,每个人都是公平而生的吗?我们就连那些上流社会的家畜都不如。
门卫把手,没有人出的去贫民窟。
诺克萨斯人,是肮脏的。
邻家的几小块菜地的作物,被偷的渣也不剩,早已饿死。
南邻的姑娘被门卫凌辱,出了贫民窟过着下贱的生活。
我甘为这样的命运吗?
“不甘……”
有人说,人生来三六五等,或下贱如狗,宁愿舔别人的脚换取一丝丝存活的空间,或一副桀骜不驯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。
命运不曾公平,有人劝说过,你想要的人生或许就在贫民窟。
命运……
本该由我掌握,我的人生又凭什么让别人主宰?
从那之后,我冒死从门卫那里偷来了一把锈刀。
遇到那些想侮辱我的肮脏的人,我送他们走出贫民窟。
争抢一块鲜面包,我开始迷恋上坐收渔翁得利。
曾经妄图孤立我的人,现在宁愿做牛做马也要以食物为条件做我的“下属”,但是,我不稀罕。
之后我再也不敢随便杀人,即使人肉比垃圾好食用的多,因为这里全部是被父母抛弃的孩子,有得则从小到大靠着吃垃圾为生。
我也怕被守门卫发现送上断头台。
我渐渐明白,生存,不能依靠任何人,靠自己,命运也无法改变你。
我的人生,不可能只在这小小的贫民窟,因为我不甘。
我还有更大的野心。
我对诺克萨斯,只有憎恨的心情。不仅随意抛弃人送入贫民窟,连上流社会也是肮脏恶臭。
欺骗,是这个城市的代名词,杀戮和暴政更是这个城市的特色。
不知不觉,我也因“特色”的熏陶,对杀人有着嗜血的爱好。
我还记得第一次杀人的感觉,自己因害怕发现恐慌的样子,冷汗侵蚀全身,说不出一个字,害怕,担忧,焦虑,几种情绪瓜分我的大脑。受害者也极力发出痛苦的神情,扭曲的表情在拼命呼吸状,大动脉还在不断出血,干吼着嗓子仿佛在喊“救救我”,
我没有犹豫又补上了一刀,模糊的血肉腐烂成泥,腥臭和红色的淤泥滋润了诺克萨斯的土地。
我在贫民窟没有家,不过在一个小拐角里有一个铁片搭建的帐篷。
这样的生活不知过了多久,上流社会开始征兵打仗,无数无辜的人被迫抓走,体弱的人直接作为了黑魔法和毒气的试验品。
我东躲西藏,因为我讨厌战争。
我对他们恨之入骨,因为他们的血里流着牲畜的血。
四处逃窜的日子过了第八天,一个消息灵通的人告诉我,征兵的名单上只剩下了我的名字。
我愣了很久,很久。
命运是非要让我亡,我还有报复,我还没有给诺克萨斯人施之以礼。
我只好拼死一搏。
那天,两名军人找到了我,我所凭借的地形优势完全派不上用场,黑魔法,太过强大了。
我毫不害怕,我的童年已充满了阴影,就连吃上肮脏人肉为生的日子也度过。
在他们眼里,我是弱者,弱肉强食的世界,我太过渺小了……
就在我准备闭上眼迎接死亡,可命运又开了一场玩笑。
一枚手里剑,银色的手里剑带着几片锈斑,完美的弧线划过一名士兵的脖子,另一位士兵还未反应过来早已被砍成两半,从头向下,内脏和脑浆混杂鲜血泵出,眼珠流了如同水一般往外淌。
“怕吗?”面前这个人带着面具,黑色的服饰,一点血红十分不着调。是个艾欧尼亚人。
怕?我在心里这样想,我从小就什么都不怕了。
“不怕,他们该死。”
“哦?你不也是诺克萨斯人?”
“不,我洁身自好。”
“有意思,愿意做我的徒弟吗?”
我愣了一下,这是命运的馈礼吗?
“是的。”我伸出了手。
天选之子,也终将陨落,凤凰,也会涅槃。
我将用双手回报诺克萨斯人,我生于诺克萨斯的恐惧中,也将换给诺克萨斯人恐惧。
我,是悉达·凯隐。
那天之后,我问他:“你为什么会在这种地方?”
他只是斜了斜眼看我:“那我反问你,你相信命运吗?”

评论

热度(11)